云中有鹿来

心上无垢,林间有风

到了23岁

到了二十三岁傍晚,猛然发现房东窗台上一朵盛开的月季惊讶而喊出声人到了某一时段,常常忘记年龄.对于突然出现或者消失的事物仍然大喜大悲好像获得又丢失了什么,很重要能确定的只是那一刻创造的恒久的漩涡.所有粗心在寂静的蔓延中获得宽慰深呼吸.谢谢.玻璃门里的影子长大后的春天从未按照内心的冷暖来去或者停留孤独具

崔向的理想生活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杯盘洁净。厨房一角刀和砧板达成和解炉火上,水壶翻滚着热气洁白的餐巾托着小小餐具像《旧约》,支起神的庙宇不知名的鸟儿在窗外念早经两个切开的苹果两杯温牛奶,两块橙色面包向窗外的玉兰树传递着诱人的香气我羞于向你表达爱在你拉开门的瞬间飞快抚平了你领口上一丝褶皱我们从彼此眼中,读到一面清

内心的小鹿

向阳山坡上,它轻轻,欢快的跳跃着尖而细的鹿角,时而拱向草丛时而拱向小树枝纯净无辜的眼睛,藏了蓝天和白云偶尔,蹦到泉水边伸出长长的脖子试探水温偶尔,向着它的同伴“咩。咩。咩”一声声亲昵的叫唤谎言般。取消了下午的岑寂与虚空这是多年前我在林中邂逅的一幕当我想起昨夜你在我唇上汲取清泉“突。突。突。”内心的小

小美好

还未开花的辛夷树枝上落下两只我从未见过的鸟它们轻盈地转动脖颈小钩子的喙相互探询并用专属于它们的语言交

她爱着,悲伤或者欢愉

   闭上眼睛。光打开另一扇门一些春藤的卷须在细长影子的隧道里穿行听见失而复现的车水马龙鸟雀衔着明亮的水晶蔷薇的绿手指,阳台架上大朵鲜红的玫瑰所有能感知到的和无感的一切构成世界她爱着,悲伤或者欢愉无论她和她的语言多么地轻而又轻云中有鹿2020/4/18 &nb

一种关系

一种关系譬如一对情侣,我想到一架秋千有长长的悬索说“我爱你”或所有甜言蜜语荡啊荡。

夜市断想

城市会准时醒来任一波波引擎和沸腾充斥城市的心脏街道越来越宽红绿灯异常繁忙来不及目送车窗里摇晃的欲望城市如火柴盒盛满陌生、拥挤和火焰有时,半根火柴就能擦着整座城市夜晚为我打开一扇窗借着星光缝补灵魂的碎片一只鸟用文字轻抚那些弥合的裂隙和街头梦幻蓝、诱惑红、无声的黑白分不清海水与汗水的味蕾我只想在黎明到来